辣文吧 > 历史军事 > 我是一个原始人 > 章节目录 第八零五章 难道, 这就是穿越者的光环?(三合一)
    在明白了这些人在外面准备了什么东西之后,原本无所畏惧的大脚,忽然间就不想来尝试这种长得和栗子很像的果子了。

    这实在是太吓人了!

    万一这果子真的有毒,自己就要被灌粪,这简直比中毒本身都要更加让人感到畏惧。

    纵然是觉得这种果子不会有毒,大脚这是也被这出人预料的操作给弄的心情很是忐忑。

    不过这时候想要退缩也是不可能了,想想成为公民之时神子当着所有人的面,亲自给自己挂上身份证的那种令人倍感荣耀的场景,大脚蹲下身子,抓出一把果子放在地上,用石头将其中一个砸开,剥去不算特别硬的硬壳之后,将里面的果仁往口中送去。

    只是和之前的那种轻松不同,现在的他,怎么看怎么都带着一种视死如归一般的决然。

    果仁入口之后,大脚开始咀嚼。

    并不苦涩,跟栗子的味道也不同,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不过嚼上一会儿之中,会有一种不太明显的香味散发出来。

    多嚼上一会儿,这种香味变得变得越发明显,给人一种越吃越香的感觉。

    至此大脚提着的那颗心才算是彻底的放下来。

    就说这种果子看起来和栗子极为相像,怎么可能会有毒?

    当下就又砸开一个送入口中‘咯嘣咯嘣’的吃了起来,看的周围的人有人跟着咽口水。

    觉得越吃越香的大脚,吃了第二个之后,还想吃第三个,却被人拦着了。

    关于食物中毒、以及品尝新食物时应该注意什么,在半农部落的人没有过来之前,韩成是给部落里的人普及过的。

    比如品尝新的食物的时候,一次不能多吃,吃过之后需要多等上一段儿时间,确认没有事情之后,再进行试吃,并依次增加吃的量。

    这是因为有的食物蕴含的毒素少,摄入量不多的话,不会产生什么明显的症状。

    而且不少的药,从服用再到起作用,这中间需要很长的一段儿时间。

    并不是所有的毒药都跟潘金莲喂武大郎喝的那碗砒霜一样猛烈,一碗药还没有喝完这,肚子就已经疼的不行了。

    对于谷他们这样的小心,大脚觉得有些太过了,这种新果实他刚才已经亲口品尝了,越吃越香,让人越想吃,这样的果子怎么可能有毒?

    不过心里虽然是这样想,但还是按照谷他们的意见住了口,感受着自己身子里面发生的变化。

    结果等了好久,除了有些口渴之外,其余的什么症状都没有发生。

    于是,第二轮的试吃继续开始。

    这一次,不管是试吃的大脚,还是在旁边进行围观的其他人,都变得放心大胆的多了。

    本来大脚一连吃了四颗的时候,谷就已经说停了,但是大脚吃顺了嘴,越吃越香,而且又有之前连着吃了两颗之后,什么症状都没有的先例在,所以大脚就又砸开了两颗嚼巴嚼吧咽了下去。

    而谷他们也没有过多的阻拦。

    “这果子能吃,越吃越香……”

    在这样的等待之中,大脚还在向周围的人说他吃这种果子的感受,引得周围的不少也都跟着咽口水,也想要砸上几个吃吃。

    不过有谷以及另外一些被韩成普及了这方面的知识的青雀部落老人手在一旁儿拦着,倒也没有人真的吃……

    出气怎么有些不太舒服了?这外面还在下着雨啊,胸口怎么变得这样闷?

    头也有些晕,身上也没有劲,还有些犯恶心……

    当觉察到身上的这些症状、并意识到自己应该是中了这种果子的毒的时候,大脚本想第一时间就说给众人听的。

    只是想起外面门口处放的粪瓢以及粪瓢里面的东西,大脚又把将要出口的话给咽了回去。

    自己吃的也不算多,再忍忍,说不定这种难受劲就过去了……

    就这样,在大脚又硬抗了一阵儿之后,终于有人看出了大脚的不对劲。

    “大脚,你的咋出这么多汗?”

    “大脚,你脸咋变得这样白?”

    “是不是中毒了?”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道。

    “快!快把粪瓢拿来!”谷朝着靠近房门的人大喊。

    听到粪瓢两个字,大脚的脸变得更白了。

    “我没事、没…没事……”

    他还在为自己不和粪瓢做亲密接触而努力着。

    但话都有些说不囫囵了,这样的状态岂能是没事?

    于是,在一干救人心切的热心群众的大手拉扯之下,大脚被控制住了,草根这个已经成为青雀部落公民的人,拿着长柄粪瓢往大脚嘴边凑……

    “哇……”

    粪瓢还没有凑到嘴边,闻到气味的大脚已经吐的稀里哗啦的了。

    吐的大脚对自己没事了非要抢着尝试这种新果实的行为,非常的后悔。

    一尝试新食物了就粪瓢伺候,这谁受得了?

    “这办法真好!”

    握着粪瓢的草根看着吐得不成的大脚,在那里眼睛放光的赞叹着。

    这办法当然好,也不看看这是谁传授的!

    韩大神子没有在这里,如果在这里听到草根此时的感叹之后,一定会傲娇的挺起胸膛。

    其实这粪瓢不仅仅催吐效果好,而且对于无理取闹还有着非常强的治愈效果。

    记得当初韩成村子上的一个女人,按照辈分韩成应该喊她为婶子,那绝对是一个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一把好手,没事了就在家里作。

    那叔还不敢跟她使劲怼,因为只要一使劲怼,这婶子就会使出她的必杀绝技——拿出一瓶珍藏的农药,闹着要喝药。

    这样的事情进行的多了,那叔也心里也是憋屈的不行。

    于是,当两人之间再一次的爆发出战争,而那婶子再一次祭出喝药这个必杀技之后,这叔没有再向之前那样服软,而是哭天抢地的在那里哀嚎,说那婶子喝药了。

    然后迅速找来了几个热心的邻居,将那婶子按在地上牢牢的控制住,也不理会那婶子喊着自己没有喝药的话,拿着粪瓢一通好灌……

    自从那次之后,那婶子安生了许多,一般不会再无理取闹,就算是无理取闹了也不会再闹着喝药……

    “灌水!灌水!”

    见大脚已经吐不出来东西了,谷他们就开始张罗人给大脚灌水。

    见大脚喝不下,就弄了一个竹管子塞进嘴里,用瓢舀水往里面灌。

    把大脚的肚子灌的鼓起来之后,就接着用拥有奇效的粪瓢进行催吐。

    这样来来回回的折腾了好几回,直到大脚吐出来的都是清水了之后,方才停止。

    看着躺在简易的床榻上、面色惨白、没有了多少力气、就算是陷入了昏迷之中,面上也依然带着痛苦之色的大脚,以谷为首的修路队的人,都显得忧心忡忡。

    记得当初神子用这样的办法来治尝毒亮草而中毒的亮的时候,这样的一套程序下来之后,没过多久亮就就慢慢的缓过来劲了,怎么到了自己等人这里,一番的操作之后,大脚看起来不仅仅没有好转,反而还变得更加的严重了?

    大脚虽然是一个奴隶,但却是他们青雀部落的奴隶,而且在修路的时候,也非常的吃苦耐劳。

    并且这次也是为了给部落尝试新的果子而弄成如今这副模样的,谷他们当然觉得忧心忡忡。

    当晚许多人都没有怎么睡,在谷的安排下,修路队的人在房间里面点起了火堆进行照明,众人轮流在这里守着昏迷的大脚。

    “把大脚送回部落吧,神子兴许有办法。”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看看依旧陷入昏迷的大脚,谷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这样的话出口之后,其余人纷纷点头,在这样的情况下,有可能把大脚挽救回来的,也只有尊敬的神子了。

    于是人们便飞快的行动开了,用木棍绳索这些东西,迅速的制成一个简易的担架,然后把依旧陷入昏迷的大脚抬放在上面。

    “这些果子丢了吧……”

    有人看到了由大脚三人捡回来的果子,出声说道,并将之拎起准备丢掉。

    在看到了大脚此时的状态之后,再也没有一个人敢对着这些长得跟栗子有些像的果子流口水了。

    “对!把它们丢掉!”

    有人显得愤怒的说道。

    就是这些果子才把大脚害成这副模样的,对于这种果子,此时的不少人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带回去一些,给神子看。”

    眼看众人将这些果子全多拎出了屋子,准备尽数丢掉,一个青雀部落的老人手出声说道。

    见这些人显得有些不满的看着他,这个青雀部落的老人手道:“别忘了毒亮草!”

    关于亮当初品尝了拥有剧毒的毒亮草汁液,然后被神子救活,并用这种足可以将人药死的汁液,治好了二师兄的病的事情,早已经成为了青雀部落的传说。

    尤其是在亮这个立志要成为神农的人不时的诉说之下,部落里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并不少。

    此刻听到这个老人手这样说,众人也都反应过来。

    能够药死人的毒亮草,在神子的运用之下成为了一种可以治病救命的良药。

    那这种同样快要把大脚药死的、有毒的果子是不是也能成为一种对部落有大用处的东西?

    神子就是有这种化腐朽为神奇的本领。

    于是有人便弄了半袋子这种有毒的果子出来,让抬着昏迷的大脚回部落的人带着,带回去让神子看……

    一行人抬着大脚往回走了不到一半的时候,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大脚醒了过来。

    虽然状态依旧很虚弱,但这个消息也足以让人高兴的了。

    虚弱的大脚在明白了他此时在什么地方,而这些人抬着他又将要做些什么之后,变得有些焦急起来。

    他觉得自己已经没事了,想要部落里的这些人抬着他们一起重新返回修路的地方。

    毕竟他们这次的任务就是在这里修路,如今这些人把自己抬回部落,不仅仅自己修不成路了,这些抬着自己回去的人,也一样修不成路了,这可是会耽误许多进程的。

    这时代的人,大多神经大条并且一根筋,在明白了大脚的意思之后,不少人都比较赞成大脚的意见。

    因为在他们看来,大脚这会儿既然已经醒了,而且看起来脑子也没有糊涂,自然也就没有多少事了。

    现在雨也停了,已经可以继续修路了……

    关键时刻还是那个跟随着的青雀部落老人手发了话,让众人抬着大脚继续回部落。

    因为神子之前有说过,身体不好的人是可以不用、或者是少干活的。

    现在的大脚,虽然苏醒了,但是还是虚弱的厉害,很符合神子说的标准。

    而且,就算是重新把大脚抬回修路的地方,大脚此时的状态也根本就修不成路……

    “咋了?出什么事了?”

    呆在部落里、一边做些事情,一边等待着白雪妹生产的韩成,在听到有人飞快的跑过来报告了修路队的人用担架抬着一个人回来的事情之后,心里顿时就是一惊。

    急匆匆的询问一句之后,跟着这人就往外而去。

    刚走出内院,就看到了抬着担架一路风尘的人已经自院门外走了进来,周围跟着看到了这副景象之后,自发围拢过来的人。

    “神子……”

    看到部落里的众人对自己这样的关心,又看到满面焦急之色的神子匆匆的朝着自己赶来,大脚心里既是感动又是愧疚,心里着急之下,直接从担架上坐了起来,眼圈泛红的朝着匆匆而来的韩成喊道。

    看到担架上躺着的这个家伙自己居然一下子坐了起来,并且还冲着自己叫神子,韩成提到嗓子眼的心,一下子放下去了一半。

    “怎么了?”

    韩成未到身边就再次出声询问……

    “尝新果子中毒了?”

    韩成一边让人将大脚往一栋专门建立起来的、充当医院的房子里面抬,一边了解情况。

    等到将大脚安置在显得比别处更加干净的土炕上之后,韩成也大致上知道了事情的始末。

    “那种果子有带吗?让我看看。”

    韩成询问。

    那个青雀部落的老人手闻言连忙将随身携带的那种果子拿出来了几个。

    之前吃这种果子吃的几乎要收不住嘴的大脚,这时候看到这果子,眼睛露出一些畏惧之色。

    这是被粪瓢以及这种够味的果子留下心理阴影了……

    这是……

    桐油果?!

    韩成从这个老人手的手里面接过这种果子,原本的时候还有些漫不经心,等看了一会儿之后,整颗心都不由自主的猛地一跳。

    这玩意跟他在后世的时候看到的桐油果真的很像啊!

    “大脚,你吃了这东西之后,啥感觉?”

    韩成把手里的这几颗果子紧紧握住,看着躺在床榻上的大脚急切的询问道,眼睛都有些放光。

    见到韩成这副反应之后,包括大脚在内,都觉察到了不同。

    难道这种有毒的果子,真的是一种非常有用的东西?

    大脚也不敢怠慢,连忙开口道:“最开始的时候,吃着没啥味,吃的多了,就会越吃越香……”

    “哈哈哈……”

    听大脚说完了吃这种果子时、以及中毒之后的种种感受,韩成心中的喜悦怎么都抑制不住,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

    这当然不是在幸灾乐祸,而是通过大脚的说的种种感受,他已经完全确定,手里的这几颗果子,就是桐油果!

    这可真的柳暗花明又一村、缺什么来什么啊!

    自己之前还在为找不到桐油而发愁,现在这桐油果就以这样极其意外的方式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这可是真的令人惊喜啊!

    难道这是自己穿越者的光环发挥了作用吗?

    桐油果这东西,可以入药,更大的作用却是化工之上。

    但是却不能吃,吃的量小问题还不大,量多了可是能够要人命的!

    儿时他村上的几个比他大的孩子,就是因为吃了桐油果,当时命都差点没保住,连夜用四轮车拉着去的医院,连着输了好几天的液,才算是彻底的没事。

    对于这件事情韩成记得特别的清,因为当初他们几个在那里砸桐油果吃的时候,韩成还有另外几个跟他年纪差不多大的人也在。

    当时把韩成他们馋的不行,想要问他们几个要上一些吃,他们都还不给……

    大脚所说的感受以及中毒之后的症状和他们村上那几个人的症状基本一样,再加上韩成小时候也见过长熟裂开的桐油果,两相结合之下,确定这东西就是桐油果并不是太难。

    见到韩成满脸兴奋之色的在这里哈哈直笑,还没有从中毒之中完全缓过劲来的大脚也裂开嘴跟着笑了起来。

    这果然是一种有大用处的果子,自己这次中毒没有白中!

    “哈哈哈……

    好!好!这次做的很好!

    大脚你这次可是为部落做出大贡献了!

    从现在开始,你就不再是奴隶了,而是部落的二级公民!

    等到落雪之后,举办运动会的时候,我会当着所有人的面,给你带上身份证!”

    韩成一边哈哈笑着,一边伸手在大脚的肩上拍着,心里的兴奋怎么都掩饰不住。

    本来就在为自己没有白中毒,而是为部落寻找到了一种有用的果实而兴奋不已的大脚,在听到神子说出的这话之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好一会儿之后,才算是彻底的反应过来。

    自己不再是奴隶了?自己成为了部落里的二级公民?等到落雪之后的运动会上,神子会当着所有人的面,给自己带上身份证?!

    躺在床榻上的大脚激动之下,再一次的坐了起来,浑身都在发抖。

    嘴唇哆嗦着想要说话,结果张了几次嘴,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将大脚从那里送回来的人里面,也有一些奴隶存在。

    这时候看着激动说不出来话的大脚,一个个都是充满的浓浓的羡慕与深深的后悔。

    不再是奴隶,成为部落里的公民,这是多少奴隶做梦都想做到的事情啊!

    而现在,他们所梦寐以求的事情,就在他们的眼前,落在了大脚的头上,这怎么会让他们不羡慕?

    在这时候,他们都升起了为什么发现并品尝了这种果子的人不是自己的念头。

    早知道这种果子居然有这么大的用途,能够让神子直接授予二极公民的身份,不要说是尝果子了,就算是真的被灌了粪,他们也都是心甘情愿啊!

    只可惜世上的没有如果这一说,错过了就是错过了,除了做好准备等待着下一次机会到来之外,其余的什么办法都没有……

    大脚能够从昏迷中醒来,并且看起来状态也不是特别的虚弱,那就说明他已经渡过了最危险的时刻,接下来只需要好好的休息就可以了,基本上不会再有什么大问题。

    夸赞了大脚以及送大脚回来的所有人几句之后,韩大神子开始不失时机的给送大脚回来的人中的几个人奴隶灌迷魂汤。

    大致的意思就是让他们不要气馁,他们为部落做出的贡献,他都看在了眼里。

    只要今后继续努力为部落做贡献,总有一天也能够如同大脚这样,被解除奴隶的身份,成为部落里的公民。

    鼓舞士气是需要抓时机的,在有大脚这个活生生的例子的情况下,韩成说着这一番话特别具有说服力和感染力。

    被韩大神子这样一通的猛灌之下,这些人一个个都变得斗志昂扬起来,恨不得现在就投入到青雀部落大建设之中。

    而喜滋滋的韩大神子,则安排人给大脚这个伤病员,以及另外这些抬着大脚回来的人做食物吃去了。

    这其中,伤病员大脚的食物最好,和刚生产过后的妇人时一个级别的,这是韩成早就已经定下的规矩。

    将这些事情都给安排好之后,心情愉悦的韩成将这些人带回来的所有桐油果都给弄了过来,坐在这里看着,满面都是笑容。

    当初在后世时,并不觉得这东西有多么的重要,如今来到了这个时代,用到的时候才察觉到这东西是多么的不可或缺。

    这跟书到用时方恨少是一个道理。

    “神子,这东西咋用?”

    在韩成看着这些桐油果持续傻笑的时候,巫凑了过来。

    http:///txt/92096/

    。_手机版阅读网址:

    【悠阅书城一个免费看书的换源app软体,安卓手机需google play下载安装,苹果手机需登陆非中国大陆账户下载安装